罗永浩3小时带货1.1亿!全民网络直播时代来了?

        时间:2020.04.03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行者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“无言感激;无限惭愧;会继续努力。”4月1日晚23点39分,结束了长达三小时的直播带货后,罗永浩写下了首播感言。初代网红、新东方讲师、相声大师、锤子科技创始人等,顶着各种官方或民间头衔的罗永浩,将自己活成了一个大龄斜杠青年。


        尽管业务不熟练现象在直播中屡次上演,甚至出现口误被网友吐槽登上热搜。但签约电商带货还债的罗永浩,还是上演了“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。”根据官方数据统计显示,这场主题为“基本上不赚钱,交个朋友”的电商直播,总支付交易额超过1.1亿元,总销售件数超91万,累计观看人次超过4800万。



        直播作为此次带货的渠道或媒介,最早是由文娱产业将其融入到行业发展中去。时间倒回2016年,1000余家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让那年被定义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。以游戏为核心的泛文娱类直播内容,成就了虎牙等相关上市公司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019年11月5日,影视演员大鹏柳岩做客薇娅直播间,为主演影片《受益人》带货电影票优惠资格券。这让文娱产业中的重要分支影视行业,与电商直播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

        初代网红的不完美直播首秀


        每次更换赛道,罗永浩的耳边总会响起“老罗终于活成他自己年轻时讨厌的样子”的声音。此次转战电商直播也不例外,而他则表示“我在想各种办法赚钱还债啊,做主播的钱又不是脏钱。”



        众所周知,自2018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,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、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。其中,罗永浩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。截止2019年11月,“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据相关财经媒体透露,除流量扶持外,双方合作涉及金额为6000万元。此前,有消息称此次直播首秀共有25件商品,每件单品坑位费60万元。虽然无法证实坑位费的准确数值,但是这项属于行业惯例的收费确实存在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这次实际直播过程中共有23件商品被展示,累计交易额超过1.1亿。此外,直播打赏收入超过3600万音浪(10音浪为1元人民币),直接收入超过360万元。按照行业惯例,主播都会从中抽取一定比例佣金。有媒体预估此次直播首秀,罗永浩的各项收入或超3500万。


        罗永浩直播


        这场带货盛宴中,各方可谓各取所需。主播方收获不菲佣金及返利,商品方短时间内订单激增,观众方以相对低价购得心仪产品,平台方传播品牌价值吸引更过用户注册、主播入驻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,麻辣小龙虾、电动牙刷、中性笔等生活刚需产品成为商品销量榜TOP5。有不少网友发现,9.99元(10支装)的中性笔官网售价与此次活动价持平,而京东平台的最低价甚至达到8.8元。



        罗永浩的抖音直播首秀,引起了一场平台带货大战,快手、淘宝纷纷入局。自称快手第一带货主播辛巴徒弟的主播小鹿,带货价值1.2亿的荣耀手机。淘宝带货一姐薇娅更是在直播间卖起了包括任务冠名、箭体和发射车车体广告等在内的火箭发射服务。


        薇娅直播卖火箭

         

        哪个平台能够在直播带货大战中胜出,当前尚且难下定论。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不同平台头部主播各自“占山为王“将是不争的现实。在对产品不了解的前提下,人们对于主播的个人认知与感知,将成为购买行为是否达成的重要参考因素,而头部主播具有先天优势。



        如何加强行业自律及自查,成为电商直播当务之急。2020年3月31日,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一份直播电商消费者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,有近4成消费者在直播购物中遇到过消费问题,包括主播夸大和虚假宣传,商品货不对板等。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网络直播:始于文娱,兴于电商


        2016年,伴随智能手机、4G网络等互联网基础设施软硬件的成熟,全国出现1000余家直播平台。千播大战的局面,成就了2016年中国网络直播元年的称号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文娱产业是最早通过网络直播形式,进行商业变现的领域。其中,虎牙、B站等以游戏及周边为核心的泛娱乐类直播平台更是赴美上市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曾经估值50亿,现已倒闭的熊猫直播成立初期,凭借王思聪的娱乐圈资源于2015年9月份签约Angelababy,使得平台关注度大大增加。在此之前,凭借《爱情公寓》系列电视剧走红的陈赫签约了虎牙直播。


        陈赫签约虎牙直播

         

        双方合作的背后,其实互利互惠的商场底层逻辑作背书。无论是娱乐明星的加盟,还是游戏这种载体,直播元年的文娱基因浓厚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早期因为直播内容有限,用户群体狭窄,导致多以商城礼物售卖的变现模式单一。同质化竞争之下,监管加强、收益不佳、背后资本博弈等内外因素影响,导致直播平台行业大洗牌,包括熊猫TV这种背靠大树的平台都被淘汰,更遑论数以百计的其他小公司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薇娅、李佳琦等直播电商明星的出现,让人们眼前一亮。因为商品范围涵盖人们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,受众也是面向普通大众。再加上疫情的影响,直接催化了电商直播的兴起与火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据3月10日QuestMobile发布的《2020中国移动直播行业“战疫“专题报告》显示,疫情期间,网民对移动互联网依赖加大,互联网的使用时长比日常增加21.5%。整体来看,典型平台的直播用户以年轻人为主。其中,抖音与快手的直播用户年龄集中在19至35岁,B站24岁以下用户占比81.5%。这类年轻人既有一定消费能力,又有不少消费需求。



        从招聘信息来看,一些卖场开始招聘直播导购,这表明直播加电商的变现能力受到商家关注与肯定。不少影城通过直播售卖库存零食,开启了行业自救新通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除此之外,教育学习、新闻资讯等不同行业,也开启直播模式。一些政府部门更通过直播形式进行招商、推广农产品等,直播新场景被进一步打开。在此背景之下,全民网络直播时代呼之欲出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网络直播对于影视产业影响几何?


        影视行业作为文娱产业的重要分支,自然不会错过直播这种新媒介形式的传播。在项目宣发、节目制作、电影节交易,甚至是企业招人等方面,影视圈拥有较多的尝试空间与适用场景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月20日至22日,电影《大赢家》开启云路演。大鹏、柳岩、田雨等主演,通过直播连麦形式进行影片宣传。据相关媒体统计,为期三天的线上路演直播累计围观人数超过425万。



        在此之前,大鹏、柳岩就曾进入电商直播间,20秒带货12万张电影票优惠资格券。此后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《只有芸知道》等片纷纷跟进,直播买票的同时进行线上路演,增加影片映前热度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对于电影宣发来说,一部电影至少要进行30到40场路演,不仅耗时耗力,对于结果也很难明确地评估。在这种背景下,用直播的形式来为电影做线上路演,这将成为未来电影宣发的必选项。”灯塔平台总经理袁娟这么说到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可否认,直播这种接地气的形式,的确能起到提升电影映前热度、提升宣传效率、减少主演精力消耗等作用。而无论哪种宣发模式,只是解决了互联网时代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“的尴尬,归根到底内容质量才是一部影视作品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些中外电影节因为疫情原因,导致举办延期或取消。通过直播形式的云开幕、云交易,成为部分观众呼声。这种尝试也未尝不可。除此之外,在前期的采访中,不少编剧表示剧本沟通会通过线上直播方式进行,不受场地限制更为方便。一些影视公司当下招聘,也是通过直播进行面试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影视项目制作方面,由电影频道打造、1905电影网和快手联合出品的“电影人和你在一起”系列公益节目《战疫故事》采取融媒体直播形式,每期直播连线诸多一线医护人员,给战疫英雄送去电影人的慰问与帮扶,也给心系前线的普通网友带来震撼的精神力量。



        《歌手2020当打之年》《青春有你2》等综艺节目中,也有直播元素体现。直播节目的真实感与现场感,更容易让观众产生浸入感。这也是电商直播,为何更容易激起消费者购买欲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综合而言,文娱产业是较早将网络直播运用到产业发展的领域。除了经济价值外,社会价值更能凸显一部文艺作品的现实意义。如何运用好直播这种方式,为行业发展添砖加瓦,值得所有从业人员思考。


        文/行者